外星人访谈录

2019-10-08 15:35 来源:未知

就在从坠毁现场“援救”艾罗迄今为止的第15天,我已经可以同她轻松流畅地进行英语交流了。到目前为止,她吸收了如此大量的书写材料,以至于已经远远超越了我的受教育程度,尽管我曾在洛杉矶高中毕业后进入了大学,并完成了四年的医学院预科与护理培训的课程,可是,同时我自己的认知空间已经因此被彻底限制了。

最近呈现给艾罗的大部分学科知识,都令我望尘莫及,尤其针对于她深刻的理解能力和强烈的学习热情,以及如照相功能一般的记忆力!她能够记起已读书籍中的一大段内容。她还特别喜欢一些经典文学著作的某个故事片段,其中,她喜欢回味来自“顽童历险记”、“格列佛游记”、“(小飞侠)彼得潘”和“睡谷的传说”中的故事。

到了现在,艾罗已经变成了一位老师,而我却成了她的学生。我以后要学习的内容,将是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一无所知也无从得知的!

在会谈房间隔壁聚集了利用单向反光镜观察我们的科学家们和相关人员,我和艾罗称这些人为“旁听席”,他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让她去回答问题了。可是艾罗去始终拒绝回答来自除我个人之外任何人的提问,即使在我扮演转译者角色或以书写方式表达的时候,也是如此。

第16天的下午,在艾罗读书的时候,我们并排坐着,她合上了一本书的最后一页,然后把书放在一边。在我正准备从一大堆等待阅的书籍中为她递送下一本时,她转过头对我说或对我“传递想法”--“现在,我准备好发言了”。起先,我对她这样的言语有点困惑,然后我向示意可以继续她的发言,就这样,由她为我上的第一课内容开始了。

(会谈内容的官方记录)

顶级机密

美国空军官方记录

罗斯威尔空军基地,第509轰炸大队

主题:外星人访谈,1947. 7. 24,第1段会谈

我提问,“艾罗,你想要说些什么呢?”。

“我成为在这一空间区域同领地远征军的一个成员,已经有几千年时间了。然而,自公元前5965年以后,我并没有与任何地球人私下里进行过亲近的接触,因为我的首要职责并不是去与同领地行星上的居民进行接洽。我是一名身兼多职的军官、飞行员和工程师。尽管如此,虽然我可以流利地运用347种同领地范围内的语言,可是,我一直也没有接触过你们的英文。

上一次我精通的地球语言,是来自吠陀经赞美诗中的梵文,那段时期,在一项任务中,我作为一名成员,被派去调查坐落于喜马拉雅山脉同领地基地所遭受的损失。因为,全部的军营的军官、飞行员、通讯和管理职员都消失了,那个基地被摧毁了。

几百万年前,我在同领地接受培训,担任调研、数据评估和程序开发官员一职。因为我拥有那些技术经验,所以我成了被派往地球的搜寻小组成员之一。去询问生活在那一区域附近的一些居民,也是我任务所涉及的一部分,结果许多当地的住户都反映看见‘vimanas’或飞行器曾出现在那片区域。

通过对合理的迹象、陈述和侦察进行延伸性追踪之后,在某些证据缺失的情况下,我带领我的团队发现,有些‘旧帝国’的船只与‘旧帝国’的设施仍然巧妙地隐藏在这个太阳系中,而我们居然一直都没察觉到。

之所以你和我以前不能够使用你的语言沟通,是因为我个人一直都没接触过你的语言。不管怎样,现在我已经扫描了所有你向我提供的数据,这些信息被传达到了我们负责这一区域的太空站中,并且已经被我们的通讯指挥官通过我们的计算机进行了处理,在与我意见一致的上下文中,将其翻译成我自己的语言之后,再传达给我。与此同时,我还接收到一些存储在我们计算机文件系统中的额外信息,其中包括英语方面和同领地关于地球文明的记录。”

“现在,我已准备好向你传达一些确切的信息,我感觉这些对你来说极具价值。我将告诉你这个真相,虽然真相是同其它所有的事实相关联的,可我还是希望在不超出自己的诚实界限范围内,在不违反我所服务并宣誓去捍卫的组织职责的前提下,尽可能公正准确地与你分享我所理解的事实真相。”

“好的”,我提问,“你愿意去回答旁听席的提问吗?”。

“不,我不会去回答问题了,我将提供给你一些信息,会使构成人类社会的这些不朽的精神生命在幸福方面收益,而且将有利于扶植地球上无数的生物形式和生态环境,正如这也是我使命的一部分,以确保地球得到保管。

就我个人而言,我深信所有的意识生物都是不朽的精神生命,这其中包括人类。为了准确和简洁起见,我将使用一个虚构的词:‘现在—成为者’,因为,一个不朽的生命最初的天性,是生活在永恒的状态 ——‘现在’,而唯一使他们如此存在的理由,是他们决定去 —— ‘成为’。

无论他们在社会中的地位有多么低下,与我自己期望从其他人那里得到的一样,每一个现在-成为者都应受到尊重和对待。不过,无论他们是否意识到这个事实,每一个地球上的人仍然一个现在-成为者。”

(马蒂尔达·欧’丹奈尔·马克艾罗伊的自述)

我永远无法忘记这段交谈经历,她的语气显得非常的务实和平淡,另一方面,这也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来自艾罗温和而真实的“个性”,她对“不朽的精神生命”的一段阐述,好似黑暗的房间中出现的一束闪光那般触动了我,因为我以前从没考虑过人类可能是不朽的生命。

我曾经认为,地位或权力都是完全由圣父、圣子和圣灵所掌管的,而且,由于我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受托于主耶稣和圣父,因此,我从没想到过作为一个女人同样可以是一个不朽的精神生命 —— 不仅仅只有圣母玛利亚。但是,当艾罗传递给我那个概念时,我第一次清楚地意识到,就她自己而言,她是一个不朽的精神生命,而且我们所有人都是!

艾罗说她感觉到我对她的想法有些困惑,她说她会向我证实我也是一个不朽的精神生命,接着她说,“到身体的上方来!”与此同时,我开始意识到我已经处在身体的“外部”了,而且正在从我的头上方天花板的位置朝下面看!我还能看到我身体周围房间内部的景象,包括坐在我身体旁边的艾罗的身体。过了一会儿,我认识到这个自然而又震撼的事实 ——“我”并不是一个实体。

在那一刻,一面黑色的面纱在我生命中第一次被掀开了,而且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意识到我并不是“我的灵魂”,而“自我”才是“我”—— 一个精神生命。

过了一会儿 —— 我不确定过了多久 —— 艾罗问我是否对这个概念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突然,我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中,然后大声地回答说,“是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那段体验让我太吃惊了,甚至我可能不得不从椅子上站起来围绕房间步行几分钟才能平静,于是我借口去喝杯水,并走出了房间,然后进了洗手间,我对着洗手间内的镜子观察我“自己”,又在梳妆台重新补妆整理了一番,然后拉直了我的制服。过了10或15分钟后,我感觉自己又再次恢复了“正常”,于是返回了会谈房间。

在那之后,我感觉我已经不再只是艾罗的一个翻译员了。我觉得自己似乎是一个与她“志趣相投的人”。我感觉好像我正在与一个关系最亲近的人、一个信任的朋友或一个家人,很安全地呆在家里。艾罗发觉我对于“个人的永恒”这一概念存在困惑,于是,为了给我解释清楚,她开始了她的第一堂“课程”。

(继续接上一段会谈内容的官方记录)

“艾罗告诉我,她之所以来到地球和这片第509轰炸机空军中队的驻地,是因为她被上级派遣到这里,调查发生在新墨西哥的核武器爆炸实验。她的上级安排她去大气层搜集一些数据,用这些来测定对环境造成的辐射和潜在的危险范围。在她执行任务时,飞船被一束闪电击中,导致她对飞船失去了控制而坠毁。

这架飞船是由一些现在-成为者操控飞行的,这些现在-成为者用的都是‘替身’,这种方式与一个头戴面具、身披戏装的演员很相似,这就好象是通过一种机械的工具在物理世界中进行操作。在太空执行任务时,她与其他同级或他们上级的军官一样,都寄居在这些‘替身的躯体’中。当他们不在工作岗位时,就会‘离开’这个身体,然后在没有使用身体的情况之下,进行操作、思考、交流、旅行和生存。

这些替身是由人工合成的材料制作的,包括一种非常敏感的电子神经系统,目的是使每一个现在-成为者可以校准他们自己,或者调谐到一种电子的波长范围,并且与每一个现在-成为者发出的波长或频率进行独特的匹配。每一个现在-成为者都有能力创造一种可以识别他们的独特波动频率,很象是一种无线电信号的频率。这个过程在局部意义上比较符合以指纹识别身份的原理,替身的躯体扮演了现在-成为者的一个无线电接收机角色,没有任何两种接收频率段或任何两个替身的躯体,是完全相同的。

每个现在-成为者飞船成员的替身,同样被调谐并连接到构造在飞船里的‘神经系统’中。飞船与替身躯体的设计方式非常相似,它是根据每个现在-成为者船员的频率段而被特别调整过的。因此,飞船可以由现在-成为者发出的‘意识’或能量进行操作。这是一种非常简单而直接的控制系统,所以,在飞船上并没有复杂的控制或导航的装置,而且操作起来就像是这个现在-成为者的延长缆线一样。当闪电击中飞船时,引起了电路的一次短路,从而使飞船即刻‘断开联络’,造成了这次坠毁事件。

艾罗曾经是,而且依然是一名来自‘同领地’远征军的军官、飞行员和工程师,这支远征军称他们来自于某类太空歌剧(Space Opera)中出现的一个文明社会‘同领地’,这个文明社会管理着数量庞大的星系、恒星、行星、卫星和陨石群,所掌控范围遍及了整个有形宇宙的四分之一!她所在的机构正在进行的任务,是‘保护、控制和扩展同领地的版图与资源’。

银河总站,艾罗指出,他们自己的这类行为在许多方面,同那些‘发现’和‘声明’新天地的欧洲探险家们非常相似,那些人的探险活动打着为了圣父、罗马教皇和西班牙、葡萄牙国王们的旗号,后来又为了荷兰、英格兰、法兰西的国王们,以此类推。欧洲从那些本土居民‘已经获得的’所有权中获取利益,然而,当地的本土居民却从没有经历过商议或征求许可的过程,而直接成为了欧洲国家的‘领地’,为了助长他们自己的利益,士兵和传教士们被派遣去获取领土和财富。

艾罗说她读过一本历史书,里面提到一个西班牙国王对自己手下残忍对待本土居民的行为感到懊悔,因为他担心遭到来自所信奉的各种《<圣经>旧约》中诸神的惩罚,所以,他让罗马教皇去编写一份名为‘要求’(Requerimiento)的声明告示,用以昭示最新遇到的本土居民。

不管是否被本土居民所接受,这位国王都希望通过此声明,免除自己所有屠杀和奴役人民的罪责。他利用这一则声明,作为他的士兵和罗马教皇的传教士没收并霸占他们土地的正当理由。显然,就人而论,罗马教皇在这一事件中并没有半点愧疚感。

艾罗认为这些做法都是胆小鬼的行为,所以,西班牙的领土范围减小得如此之快,一点都不稀奇,而且仅仅在这位国王驾崩的几年后,他的帝国就已经被其他国家同化了。

艾罗说,这类行为并没有在同领地发生过,因为他们的领袖们为同领地的行为负全责,更不会以那样的方式毁坏他们自己的名誉,他们不畏惧任何神明,也不会为他们的行动感到任何悔恨。这一想法加强了我早先的暗示,他们的人可能都是无神论者。

在同领地去发现并获取地球的事件中,同领地的统治者们并没有选择去向地球‘本土居民’公开展示这个意图,直到过一段时间后,等到形势有可能或没可能满足他们的利益时,他们才会脱颖而出。目前在战略上没有必要让人类知道同领地远征军的存在。事实上,直到现在,他们一直都在积极地隐藏着,而这些原因会在以后透露。

同领地在太空所处的这一区域,也就是地球附近的小行星带,这是一个非常窄小却又重要的位置。事实上,我们太阳系中的某些目标,在作为弱重力‘太空站’的用途方面,是非常有使用价值的。他们最初对这个太阳系中的弱重力卫星感兴趣,其中包括,月球的背面和一颗数十亿年前被摧毁的行星形成的小行星带,在涉及程度较小的方面,还包括火星和金星。由石膏合成的圆顶结构或电磁压力屏障覆盖的地下基地,对于同领地势力来说,都是非常简易的建筑构造。

一旦某一太空区域被同领地获得并成为其控制领域的一部分,那么它将被视为同领地的‘所有物’。之所以靠近地球的同领地太空站是非常有影响力的原因,正是因为它被布置在沿着一条朝向银河系中心和更远处的同领地扩展路线上。当然,同领地中的每一个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 —— 地球上的人除外

银河总站 1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国际银河备用网址发布于银河总站,转载请注明出处:外星人访谈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