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的约定

2019-10-10 04:54 来源:未知

银河总站 1

碧空如洗,惠风和煦,木叶村粉嫩的樱花开了满树,村子里里外外到处都是花瓣飞舞的轨迹;暖洋洋的空气,远道而来的漂泊的云,芬芳馥郁的泥土香,孩子们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生而为人,绝不能辜负春暖花开的好时节,不负如此多娇的光景。

一群特殊的人站在写有红色的“木叶”二字的大门外。

“那么,再见了卡卡西老师。”鸣人牵起雏田的手,“再见了,大家!我们很快就回来,可别想我们哟!”

“再见。”雏田嫣然一笑,俯身向卡卡西以及他后面的众人鞠躬。两人转身离开。

“鸣人,雏田,要玩得开心点!”卡卡西颓废地叹口气,“不用工作真好啊……”

“再见,你们夫妇可别忘记给我们带礼物哦!”小樱愉悦地喊。

“再见!可别忘了回来的期限。”鹿丸开玩笑道。

“一路走好,照顾好雏田!”伊鲁卡老师对两人叮嘱道。

“鸣人哥哥!”来迟的木叶丸蹿到树上,挥挥伸得僵直的胳膊,“再见!”

两人的背影转眼之间消失。抱着豚豚的静音转向卡卡西:“卡卡西大人,该回去工作了。”

“我知道了,还有不要叫我‘大人’。”卡卡西说:“大家,鸣人也送走了,回去工作吧。”

“回去工作吧。”丁次对看着天空发呆的鹿丸说。

“哦……我知道了。”但愿我费尽心思挑选的礼物会让他们满意。鹿丸心想。

……

鸣人和雏田并肩在林间飞快地穿行,脚步声惊吓到在树上休憩的生灵,有翅膀的飞往人够不到的高度,四肢健壮的藏到眼看不见的角落。脚踏在被细碎的树影铺满的小径,茂盛稠密的花花草草,在明媚的阳光下熠熠生辉,光彩夺目。

“鸣人。”

“怎么了,雏田?”鸣人扭头看向一旁的爱人,瞬间,四目相对。

“我现在能很清楚地触摸到幸福呢。”话到一半,雏田露出摄人心魄的微笑。她的白色的瞳孔不知是长了一层春日的光斑,还是生了一眶温暖的眼泪,和她的飘飘秀发、窈窕身形交织在五彩缤纷的风景中,一点一滴地融入鸣人的心里。

鸣人看得心里发痒。为了发泄,突然把赶路的雏田一把抱起,鸣人意料之外的举动让雏田瞬间大惊失色,随之释然一笑。

有恋人相伴的旅途,总是布满欢声笑语。

日落西山,两人到达目的地——温泉酒店。鸣人把鹿丸送的招待劵递给柜台的服务员,待她检查无误后,另一个服务员带领他们来到房间。鸣人放下行李,盘腿坐在座垫上,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雏田疲惫地把头靠在鸣人的肩膀上。

“亲爱的,想吃什么?”雏田说。

“嗯——,拉面……吧。”鸣人一本正经地说,“还是吃你想吃的食物吧。”

雏田扣住鸣人的手:“不,就吃拉……”

“鸣人!”雏田的话被打断,房间的门被打开。门外的人,头裹灰色头巾,头发遮住左眼,穿着黑色斗篷,左袖空荡荡的。

“佐助!”鸣人猛然起身,快步走到佐助面前,“好久不见,你怎么在这?”

突如其来的惊喜使毫无防备的心情甜出了蜜,闪烁的双眼放出心花怒放的信号射向许久不见的友人,千言万语涌上口头,却下心底。

“是呀,佐助君,你为什么会在在?”雏田微微歪头。

“佐井在书信里告诉我你们在这,我正好在附近,于是就来找你们了。”佐助吸口气:“鸣人,雏田,新婚快乐。”

太阳完全沉入地平线,空气中仅存的红黄色的光被幽蓝的夜融化,天上,银河流淌,群星璀璨。

晚饭后,三人一同回到房间 。

“佐助,去泡温泉吧。”鸣人说。

“不了,不能打搅你们太久。”佐助起身走到门口:“我还要继续旅行。”

“没关系啦,我们可是好久没有见面了。”鸣人挽留道。

“鸣人!”佐助恨铁不成钢地说,“你是在度蜜月。”

“你都结婚了,怎么还是这么没脑子。多替雏田想想。”

雏田向佐助的善意报以微笑:“谢谢,可是我也很希望你能留下。”

佐助无奈地把目光移向鸣人。鸣人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嘴角下扬,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

银河总站,“那,把小樱叫来吧。”鸣人说。

鸣人的话让佐助左右为难,因为他觉得旅行的目的还未完成,不能以全新的姿态回到熟悉的人的身旁。走在走过无数次的街道,他没有勇气面对珍视之人的温情脉脉的目光。

“佐助,其实我们结婚前,卡卡西老师下达了一份秘密任务。他让大家给我们准备礼物,除了你,别人都送了哦。”鸣人用轻快的语气说。

听完鸣人的话,佐助闭上眼睛,短暂的沉默过后,空间扭曲。

……

木叶村。

喝得醉醺醺的小樱被天天搀扶着走出饭店,井野跟在后面。

“气死老娘了,井野那个混蛋!”小樱嚎道。

“喂喂!我在这里哦!”井野回击道。

“真是抱歉,天天,小樱本来应该是由我送回家的。”井野也喝了不少,脸颊微红。

“别说得那么见外,快回去吧,佐井还等着你呢。”天天把小樱扶正,目送井野离开。

“老板,再加四份牛肉片!”丁次豪迈的嗓音传到街道。

“说起来,这次聚餐除了漩涡夫妻和……佐助,咱们同期的话都来了。”小樱慢吞吞地说。他的名字让她的意识清醒了些,眼神也更落寞了些。

“是啊,佐助什么时候回来。”

巨如山岳、形容城堡的云干净利落地阻绝了凉凉月光,抵抗阴翳的天体只剩夜幕边缘的几颗微弱寒星。店里的热闹喧嚣和店外的孤独寂寥的落差产生的势能,足以让寂寞生疮。

“小樱,天天,我回来了。”善良的幽灵在漆黑中出口成章。

小樱挣脱天天的臂膀,发疯发狂般向前奔跑,奋不顾身,跌跌撞撞。没坚持几秒,便在路灯的灯光下跌倒。倒向的不是路面,而是他的怀抱。小樱缓缓抬头,心脏怦怦直跳。双眼死死地盯着近在咫尺的脸庞,思绪翩然,不舍落地。

“真的是你!”追来的天天目瞪口呆,发现佐助怀里的小樱后,天天噗嗤一笑。

“小樱交给你喽。”天天边倒着走边说。佐助点点头,天天转身。他扶起小樱,把她背在身后。

“要不要和我去一个地方。”

“去哪里?”小樱小声问。

“终末之谷。不过要先接鸣人他们。”

……

佐助背着睡着的小樱回到鸣人住的酒店房间,鸣人和雏田刚好泡完温泉回来,四人在房门外相遇。

“鸣人,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去终末之谷。”

“什么?为什么突然去终末之谷?小樱怎么回事?”

佐助没有理会鸣人, 直接离开。

“算了,佐助这家伙。我们去睡觉吧。”

“嗯。”雏田温柔回应。

第二天,鸣人和雏田吃完早饭就去找佐助和小樱。四人约好在走廊见面。鸣人下完楼梯,便看见先到的两人。

“呦,小樱,昨晚喝得烂醉如泥,你知道现在的情况吗?”鸣人嘲笑道。

“要你多嘴。”小樱一拳把鸣人打倒在地。

“跟我来。”佐助走向酒店门外。

来到外面的空地,佐助用轮回眼打开连接终末之谷的空间通道。“进去吧。”他说。

走出通道,踏在终末之谷的土地上,大家不免感慨万千。鸣人和佐助曾在这两次大战,第一次大战结束后,佐助离开了;第二次大战结束后,初代和斑的雕塑四分五裂,佐助却回来了。而现在,这里长着满山遍野的樱花树,樱花树正绚烂地盛开,不停落下的花瓣像连绵不绝的雨。昔日的破碎,往日的伤痛,仿佛都变成了让树根吸收的养分。虽然模样改头换面,但回忆永恒。

“好美啊。”一阵清风撩起雏田的长发,被风吹乱的头发扰乱视野,雏田把一缕碍事的头发掠向耳后。

“是啊。”小樱附议。

“佐助你……这……”鸣人语无伦次地说。

“我在旅行的途中救了被山贼袭击的樱之一族。”佐助解释道,“他们可以用特殊的查克拉在恶劣的环境下种出优良的樱花树。他们的家园被烧毁了,于是我就带他们来到了这里。”其实,佐助是在旅行途中从路人口中听说有族名为“樱”一族人被山贼袭击。“‘樱’吗,和她的名字一样。”他当时想。佐助身影闪到路人面前,打听清楚后,马不停蹄地前去救援。那时他并不知道樱之一族的特殊性,山贼会袭击也是受火之国的喜欢樱花的大名所托。

“这也算是对我们破坏的地方有个交待。”他继续说。

“是啊。”一片樱花落在鸣人发间。

“鸣人,我准备带小樱一起去旅行,早上我问过她,她同意了。”

“是吗,小樱很开心吧。我还以为你会留在村子里。”

佐助摇摇头:“明年,鸣人明年我会和小樱在这等你和雏田。”

鸣人拾起一片樱花花瓣:“以此为证。”鸣人松开手,花瓣被风吹向天际。

……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国际银河备用网址发布于银河总站,转载请注明出处:樱花的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