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给了我一张嘴

2019-10-14 02:46 来源:未知

“上帝,这是以德抱怨,往年这个时候,他都在度假,今天专门为了你,才过来,你感不感动?”

“我……”后面那个“操”字,还是被我咽下去了,“我知道了,老板,我准备一下。”

“你到底要怎样!不要浪费我时间,好吗?”

“第一个词,美女,莫伊誒,美,跟我读,美。”

“莫……伊……誒……美……”我像个婴儿一样,开始咿呀学语。

“真是烦,就知道你不会说话,愣着干啥呢!还不赶紧给姐,找件衣裳!”看得出来,她脾气有点大。

“谢谢啦!你应该知道,本小姐的身份了吧!我是天使,从天上来的,明白吗?”女孩儿接过牛奶,直接坐我床上,指了指窗户外面的天空。

“为什么会这样?上帝到底想干嘛?”

“这个呢?嘴唇不大吧!”

“我爱你,仙人掌。”

“我爱你,美……女……”我朝着天空呼喊,疯狂的状态,并没有吓到房东。毕竟开口说话,对于一个哑巴来讲,等于是一次新生,幸福的喜悦,她也是理解的,就随我去了。

我感觉有点尴尬,这个女孩儿也算个客人吧!可我却不知道拿什么招待。于是,我找了半天,从床底下摸出了一瓶牛奶,小心递给她,做出喝的姿势。

“美女啊!”说完,我终于意识到,我可以正确发出“女”这个音了。那意味着,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拥有,一张可以说话的嘴巴了。

我回到房间,掏出钱包,犹豫地看着里头的500块。

这时,我的手机响起,我接听了电话,是公司老板打来的。

“我再教最后一遍,如果你还是不会,那就表明,你与这张嘴无缘,我会收回它。看我嘴巴,美……女……”她太着急了,靠着我,发出“女”音的时候,嘴巴撅的老高。我看到如此热烈的红唇,一激动,顺势亲了上去。

“你不记得我啦!我是你幼儿园同学啊!就是经常跟你一起拉屎的,那个大个子。”

“没有啊?咦?阿志,你怎么会说话啦!”

“这不是重点,你好好想想,该怎么使用,你那张嘴!”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昨天有陌生人,来过我们这儿!”

“上周,上帝在银河系旅行的时候,听到了你的心声,他决定给你一次机会!”女孩儿打开牛奶盖儿,插上吸管,吸着牛奶,晃着腿,漫不经心地说。

“为啥啊?”我的兴奋劲儿一下子减半。

“行,那就这样啊!”

“上帝啊!求您宽恕我吧!”我意识到眼前的男人,正是上帝本尊,连忙上前,“Dear loard and father of mankind,please forgive my foolish ways!”

“我马上要结婚啦!过来喝喜酒啊!你看我们都22年没联系过了,也该聚聚啦!”

“你刚刚说什么?”

“行了,谈正事吧!”女孩儿已穿好衣服,上身红色外套,下身牛仔裤,她侧着脸,微光下,她捋了捋头发,有种神秘感。

我指了指,盒子最边缘的那张嘴,冥冥中,我被它吸引到了。

“喂,老板。”

“我……”我还是把“操”字给憋住了,“对不起,你打错啦!”上个星期,为了参加各种婚礼,我已经花掉了一个月工资,我真的不想吃土。

“呐,这些嘴巴,各色各样,你挑一款呗!”

我慌忙递给她,她瞪了我一眼,我明白她的意思,背对过去。

“我错了,美女!”

“我……”后面那个“操”字,我没讲出来,“我知道了,甜姐。”

“哦……原来是这样,你喜欢这一张?确实有点眼光,不过,它有一个缺陷,它可以赞美,但不能咒骂,心里咒骂都不行,你能接受吗?”

我无法辩解,因为我是个单身27年的哑巴。我只好离她远一点,月光下,她的皮肤洁白如玉,还粘着羽毛。

“把你手上的那套,拿过来啊!”女孩儿已经很急了,她指的是,我从柜子里找出来的那一套。

“我爱你,喵喵。”

“大军?”

“这是一场梦吗?”我醒了,时间已是中午,阳光从外面照射进来,我看到,地上掉落着的窗帘,床头喝剩的牛奶。我感觉,记忆中的那些,应该不是梦。我赶忙,打开门,追问隔壁房东小甜甜:

“美女,你太美了,我错了!”

我不停地点头,说实话,我还从来没有离一个女孩儿这么近,关键,她还是个天使。于是,我仔细观察她说话的神情,发现她的眼睛,格外的澄澈且干净。

“不是,前两个字。”

女孩儿掏出了一个红木盒子,盒子里头,飘洒出一片金光,我看到里头,陈列着各种动态的嘴巴,他们在说着各种语言,在咀嚼,在亲吻,在呼吸,在上演着世间的一切。

“我爱你,牙膏。”

文/27老咸鱼

我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儿,猛然间,我意识到,这可能是个骗局:

“怎么会这么巧?我刚取的钱。”我自言自语。

“哎呀!我错了!上帝抽烟吗?软玉溪。”我掏出了一根。

“流氓,臭流氓!”少女捂着胸,捡起拖鞋,朝我扔过来,嘴里骂道。

“这么精准吗?”

“我错了。”

“流氓,臭流氓!”她重重扇了我一个耳光,“臭流氓,臭流氓,臭流氓。”

“糟糕,莫不是小偷?”我心想,连忙起身,下床,捡起地上43码的拖鞋,冲了上去。

“喂!阿志啊!我大军。”

“我爱你,小甜甜。”

我摇摇头,嘴唇太大。

“相信你,可以的,小志。”

“这张怎么样?会说英语。”

“大数据……所以,上帝是要惩罚我,对吗?”

“我的天哪!你家怎么这么穷?连个凳子都没有?”

“你还想继续说话吗?”

“那这个呢?男人的嘴,而且嘴唇不大!”

“美……旅……”

“呐,现在我来教你一个词语,认真学哦!天使,可不轻易教凡人的哦!”

居然是一位喘着粗气的少女,准确地讲,是折了翅膀,喘着粗气,全身赤裸的少女。

“嗯?”天使狠狠瞪了我一眼。

“这样的,那个刘姐,她生病了,有一批货急着赶出来,你要去非洲盯一下,可以吗?”

“啥机会?整我的机会?”

“行了,上帝知道了,他听得懂中文。”天使拦住了我。

“不是美旅,是美女!”

“非洲?老板,我们啥时候做非洲的货啦?”

我仍旧摇摇头,那明明是一张女人的嘴。

“我……你好,大军,啥事儿?”

“所以,我只要不骂上帝,还是可以说脏话的,对吗?我快憋死了。”

“不敢动。”

我呆住了,扔掉了手中的拖鞋,不知所错。

“周边都在涨啊!”

我认真审视了我的房间,南边是一个深色的柜子,北边是一张凌乱的床,地上是一双破旧的鞋子,床头摆着我唯一与外界沟通的工具,一部手机。

“嗯?咳咳。”那个男人终于出了点动静。

“上帝只是想给你机会。”

“真的吗?是上帝派你来,让我说话的吗?”我的内心,狂喜不已。

“我爱你,裤头儿。”

“不是吧!超市大妈说,可以留好久的啊!”我翻了翻牛奶,看了看日期。

天使张开翅膀,包裹着上帝,瞬间离去。留下了,我,过期的牛奶,以及发不出去的烟。

我激动地看着她,热泪盈眶,她只是伸出右手食指,轻点我的嘴唇,然后面朝天际,脱掉了衣服,那酮体之上,生出了雪白的翅膀,她回眸一笑,瞬间消失在我面前,只留下摇曳的窗户,以及穿着内裤的我。

“美……旅……”

“Good Boy!继续!”

“上帝慢走,常来玩啊!照顾不周了啊!这次。上帝,天使,我爱你。”

“一直有做,你不知道吗?”

“没错!都是由大数据统计的。”

我仍然看不上,嘴上的痔,让我比较介意。

“没呢!啥事?老板,您说。”

于是,我只好翻箱倒柜,结果发现,我一共才四套衣服,柜子里一套,床上一套,还有2套挂在外面,湿哒哒的,月光下水滴晶莹透亮。

终于,上帝微微侧了侧头,可是又转了回去。

周围夜深人静,借着微弱的月光,我屏住呼吸,一点点扯开,缠绕着的窗帘,看清了阴影的全貌。

“我……”后面的“操”字被我咽了下去。我意识到,最晚的一切不是梦,我的心愿成真了,终于可以正儿八经的与人交流啦!我万分激动,冲了出去,我要向世界展示我的声音。

但天使的提示,一直萦绕在我耳边,“可以赞美,但不能咒骂。”我当然会遵循天使的意思。

我坚定地点点头,在女孩儿的施法之下,我换上了新的嘴巴,一张可以说话的嘴巴。

“阿志啊!姐跟你说个事儿啊!最近呐,可能要涨房租,涨个500块,没问题吧!”

“你知道吗?你上周咒骂了上帝一万零八次,导致上帝度假极不愉快。”

我是个哑巴啊,老板,同学,怎么会直接打电话给我呢?

……

“不用啦!上一次给我喝的牛奶,都过期了!”

“小志啊!吃饭了没?”

夜晚,我被尿意憋醒了,一束强光透过窗户,照进我房间,刺得我睁不开眼,然后转瞬即逝,我揉了揉眼睛,看到窗帘掉落在地上,里头有个阴影,在挣扎。

此刻我有点庆幸,我不会讲话,因为我根本没办法,解释自己的穷。我唯一可以纠正的是,这里不是我的家,这只是我租住的次卧而已。

“美……女……”

“甜姐,昨天有人来过吗?”

“没有啊!你谁啊?”甜姐打开门,“是阿志啊?怎么啦?”

我刚准备收拾,电话铃声再次响起,是个陌生电话。

“你很聪明嘛!”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教我说话的天使女孩儿,她的后面,跟着一位拥有地中海发型,西装革履的男人,这个男人两臂交叉,背对着我,抬头面朝墙壁,一言不发。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国际银河备用网址发布于银河总站,转载请注明出处:上帝给了我一张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