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奘之路

2019-10-15 02:31 来源:未知

在换岗前的最后一夜,沙河兴奋把他的计划告诉小光,说要带着小光去看外面的世界,一起去九天看繁星,去银河看鹊桥,去火焰山看湖水……
小光不说话,只是微笑着听沙河讲。他听的很认真,似乎是要把沙河的声音牢牢记在心里。
黎明时分,小光突然打断了沙河:“沙河,我的时间……快到了。”
“时间?什么时间?”一种不安突然涌上沙河心头。
小光艰难地保持着笑容,缓缓地跟沙河讲:“笨蛋,我只是根灯芯啊,总有烧尽的时候。虽然这一千年我只认识了你一个人,但我已经很知足了。”
沙河惊的不知该说什么,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不知所措。
“当阳光照进这丝帘的时候,我就该燃尽了,那时你也可以离开这里了。会有其他的朋友陪着你,你不会再孤单了,一想到这,我就没那么害怕了。沙河,谢谢你,虽然我的一生很短,但是能有你陪伴……我很幸福。”说完,一滴眼泪划过小光的脸庞,小光由一个灵童的模样,慢慢变回火苗的形状,颜色也暗淡下来,好像随时会熄灭一样。

下一章 【奇幻西游】玄奘之路(6)

目录 玄奘之路

天空开始发亮,第一缕阳光已经照在了卷帘上。
“我不会让你死的!”
不甘心的沙河想打开琉璃盏取出灯芯,却发现此灯有王母内庭的法力封印,以他的等级没有权利开启。
愤怒的沙河把心一横,抓起宝灯狠狠地摔在地上。琉璃灯罩摔成碎片,四溅的灯油在周围烧起一片火焰。沙河握住最后的一丁点灯芯,运功将自己的生命注入其中。
任凭火焰烧伤双手,任凭烈火漫延了宝殿,都不重要!此时的沙河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把小光救活!

看到小光有了微弱的生命迹象,沙河赶紧带着它冲出灵霄殿,直奔宫北大门。沙河清楚,小光没有完成它的使命,留在天庭依然是死路一条,只有逃出天庭才能活命。
沙河冒死闯过城门的阻拦,冲到了北门外。此时的小光已经吸收了沙河一半的生命力,有了魂魄,可以投胎转世了。
赶在卫兵抓住沙河之前,沙河用尽最后的力气,将小光推入凡间。看着消失的光迹,沙河在心中默默道别:“小光,去投胎做人吧,好好看看这个世界,有血有肉地活一回!”
随后赶来的卫兵将沙河擒住,重重的一棒砸在沙河头上。

在沙漠的腹地有一片绿洲,地下河流在这里涌上地面,形成一片幽蓝的淡水湖泊,过路的商队都会在此歇脚和补给。
人们相信这片湖水是上天给予的恩赐,于是称这片湖水为天水湖。几百年后,原本围绕绿洲兴起的小镇慢慢发展成为一个城邦国,国王将这座城市命名为天水城。

终于有一天,菩萨恳求玉帝,免除了沙河的飞剑之刑。他来到沙河的面前,轻抚着沙河的头顶,恢复了他的心智。
清醒之后的沙河跪在地上问:“菩萨为何要救我,像我这样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我知道一个人,他将会远赴西天求取真经,得知这个世界的真相。如果你愿意与他同行,我相信在这趟旅途之中,你会找到那个答案。”

白天的时候还好过一点,听着前朝众仙与玉帝的商议讨论,沙河还能感觉到自己与这个世界是相连的。可是一到了夜晚,冰冷的大殿寂静无声,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沙河一个人。
无数个孤寂的夜晚,陪伴沙河的就只有身旁的一盏琉璃小灯。灯内晃动的红色火苗,是沙河心中唯一的温暖。
有整整两百年的时间,沙河没说过一句话。他只能呆呆地望着灯里的小火苗,一遍遍回忆自己的人生。

一天夜晚,一群小孩子又偷偷跑去游泳,嚷嚷着要来个比赛较量一番。但在一场比赛中,小光的腿却突然抽筋了,在水里慌乱地挣扎,惊恐地大叫着呼救:“沙河!沙河!救我!”
小沙河二话没说就跳进了水里……
可是当同伴们把小光拉到岸上之后,沙河自己却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慢慢沉入水底。
这一切都被菩萨看在了眼里,于是把小沙河带回了天庭。
长大后的沙河因为聪明安静,被安排在凌霄殿当护卫,负责玉皇大帝的安全。

小光是琉璃盏内的灯芯,因常年沁染仙气,灵性自现,变成了灯灵。
小光十分可爱,总是咯咯咯地笑个不停。他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央求着沙河给他讲讲这个世界的样子,于是沙河就给他讲天上的神仙,凡间的人类,地狱的妖怪。
当讲妖怪的时候,沙河故意表情狰狞,动作夸张,然后用最恐怖的声音来描绘。看着小光吓的半死的样子,沙河忍不住笑个不停。而小光最喜欢听沙河讲人间的故事,火焰山的酷热,天水湖的清凉,带着湿气的晚风,还有无忧无虑的童年。
“好想去你的故乡看看,那里一定很美。”小光憧憬着说。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带你去。”
“太好了!你可要说话算数哦!”
当夜晚快要结束的时候,小光突然很认真地对沙河说:“沙河,能有你陪着我,真好。”
沙河愣了一下,默默的看着小光,没有说话。
太阳升起,灯火熄灭,沙河小心地擦拭着琉璃盏,轻声说:“我也是。”
从此,沙河有了朋友。
而千年的时光,也因为有了小光的陪伴,变得不再那么漫长。

无数次的回首往事,让原本清晰的记忆开始变得渐渐模糊,连沙河自己也有些恍惚,混淆了现实与幻想的边界。
看着眼前的灯火,沙河轻轻地说出了两个字:“小光。”
琉璃盏内的灯火突然欢快的跳了两下,接着由红色变为蓝色,又由蓝色变为金色,形状也从火苗的样子,慢慢变成一个小孩的模样。虽然只有拇指大小,但却头手腿脚,眼口耳鼻样样俱全。
不一会这灯芯灵童缓缓睁开双眼,扑扇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笑嘻嘻地问沙河:“你是在叫我吗?”
难道是眼花了?沙河揉了揉眼睛,想确定刚刚的这一切是不是幻觉。他平复了一下心情,又仔细看了一眼琉璃灯,小灯灵依旧笑嘻嘻地看着他,还不停地对着沙河招手。
“喂!你看不见我吗?”小灯灵再次开口说道。
“你……你怎么会说话?”沙河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
“是你叫我的名字,所以我才回答你的呀!”小灯灵嘟着嘴,带着些许抱怨地说。
“我叫了你的名字?小光……你叫小光?”沙河惊讶地问。
小灯灵高兴的点点头说:“对呀,我就叫小光。”

因为打碎了王母的琉璃盏,沙河被罚庭杖八百。
因为火烧了玉帝的灵霄殿,沙河被打落凡间,并罚飞剑穿身之刑,每七日一次!
所有人都以为,沙河是失手打碎了琉璃盏,点燃了灵霄殿,想畏罪潜逃。
没人知道小光的存在,除了沙河。

沙河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他呼喊着小光的名字,想要把它从沉睡中叫醒。
“小光!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去天水城吗?”
自从沙河来到天庭之后,他并没有交到一个真正的朋友。每个人都很忙碌,更没有人在意你的想法。纵使仙界纷纷扰扰,沙河永远都只是个安静的旁观者,无法融入进这个无情的世界里。
小光是他唯一的朋友,让他在这冰冷的天堂里感受到了温暖。
但是这一切马上就要终结。

第五章

六十年过去了,曾经平静的流沙河现在变得波涛汹涌,巨浪滔天,似乎是有无尽的愤怒在水中翻滚。
常年累月的残酷折磨让沙河丧失了人性,他会抓住每一个企图渡河的旅人,吃掉他们的脑子。甚至就连漂浮在河面的一片羽毛,都会被他疯狂地卷入河底。
疯癫成魔的沙河每日只会不停地念叨三个字。
“值得吗?”
曾经聪颖安静的少年,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怪物!

玄奘之路

粉身碎骨之苦,万剑穿心之痛时刻折磨着沙河。
无论沙河躲到何处,天剑飞阵都会如期而至,每一次都让他生不如死!
在一次剑刑之后,沙河爬到一条河边,费力地清洗伤口。看着宽广平静的水面,沙河想起了家乡,想起了家门前的那片蔚蓝湖水。
“反正也不能回家了,就留在这吧。”
这条河从此有了一个新的名字,流沙河。

终于,换岗的日子快到了。
沙河在心中暗自盘算着,到时候向王母娘娘讨个赏,把这盏琉璃宝灯要回去,这样就能继续和小光待在一起了。
但不知为何,小光最近似乎有些虚弱,也没以前爱笑了,好似病了一样。沙河问他,他却总是不说。

“卷帘大将?哼!不过是凌霄殿上的警戒罢了。”沙河无奈地叹气。
他被分配在了最重要,也最糟糕的位置,玉帝的龙椅背后。
那里虽然与外界只有一帘之隔,确是两个天地。
玉帝上朝时,将金丝幕帘卷起。下朝后,将卷帘放下。这就是沙河每日要做的全部工作。
这个逼仄的角落里只有他一个人,没人看得见他,也没人会跟他说话。而这一班岗,却要站一千年。
也许千年之后,就连他的存在都会被人遗忘。

沙河的家乡是一片沙漠。
那片炎热的沙漠像个火炉一样,蒸发着地面上的每一滴水分,灼烧着每一个过路的旅人。因此当地的人们给这个片沙漠起了一个名字,火焰山。

皓月当空,夜色寂静。
忽然数十道银光闪现,一阵飞剑划过星空,从九天之外冲下凡间,呼啸着直奔流沙河飞去。
流沙河上,疾风暴雨,电闪雷鸣。
在翻滚的巨浪之中,竟然站立一人,任凭风吹雨打,巍然不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转眼间那剑阵已飞抵水面,突然急转方向,径直朝河面上那人冲去。
万剑穿心!惨烈的喊叫声响彻天际。
为了一盏灯,值吗?

沙河的家就在天水湖边。
他出生在一个平凡却幸福的家庭里,父母兄弟都很疼爱他,所以小沙河的童年记忆大多与欢乐有关。
小沙河最喜欢游泳,只要一下了水,他就觉得自己像条鱼儿一样畅快自在。但在天水城是禁止下湖沐浴的,所以小沙河每次都是趁着夜深人静时,才和小伙伴们偷偷下水。
小沙河有一个最好的朋友叫小光,二人总是形影不离,一起偷偷游泳,一起挨罚被骂,然后又一起哈哈大笑。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国际银河备用网址发布于银河总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玄奘之路